莫笑雨声烦 → 敲碗等评论

苦逼月假学生党,沉迷各种非abo或abo的生子文,热衷于挖坑(但却非常懒,懒死了xx类似没人催就不写xx),热爱冷cp,每天都有奇奇怪怪的脑洞,手癌晚期x
文笔不精,请指教

无脑小对话。

魏无羡:蓝湛,我牙好痛。嘶——

蓝忘机:去看牙医。

魏无羡:不去。牙医都是坏人!会吃小孩子的!不是说开水包治百病吗?(喝喝一大口温水。)嘶——怎么这么痛!!

蓝忘机:……(默默拿了块冰给魏无羡敷)

魏无羡:快,你亲亲我,我就不痛了。

蓝忘机:嗯。(亲)。痛痛飞走了。

魏无羡:!!!



    我现在就是牙痛得要死要活的qwq,牙痛千万不能喝温水,会很痛的qwq

要当爸爸啦!真· ㈩㈤+㈩㈥

CP忘羡。√
设定,前文看底下专属tag.
Ooc归我。
没人催我更文,我都变懒了x
最后,明人不说暗话,请用评论砸死我!
—————————————————
        蓝曦臣提着保温饭盒穿过走廊,停在走廊末尾的单人病房,抬手敲了敲门,推门而入。
         病房里的人坐在床上认真的看着什么,时不时皱眉,小声呢喃着,听到有人敲门进来,看也没看,开口道“回来啦?离婚协议已经弄好了,你看看有没有要改的,没有的话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了。”蓝曦臣把饭盒放到床头柜上,轻笑一声开口“无羡真的打算和忘机离婚?”魏无羡被这温温和和的声音吓得虎躯一震,震惊地抬起头,才发现进来的不是蓝忘机,而是蓝曦臣!“大,大哥。”魏无羡内心默默吐了句“我的天,怎么是大哥???蓝湛呢???”蓝曦臣像是看出了他的尴尬,边笑着边把桌子上的东西收好,然后把饭盒摆上,“忘机有些事,叫我先送饭来,怕你饿了。”“啊,啊嗯!那大哥知道是什么事吗?”魏无羡端起汤喝了口,“不知道啊,他还未下班就走了,午时还自言自语了好半天,神神秘秘的。不过可能过会就来了。”蓝曦臣的话音刚落,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您好,请问哪位是魏无羡先生?”清甜的声音伴随着推门声,“我是,怎么了?”魏无羡有些好奇地回答,“这是您先生送您的花,请问…嗯??!!”姑娘一边说一边惊讶地看着蓝曦臣,“蓝,蓝先生?!!您刚刚不是还在花店里的吗?!怎么上来这么快??!”“哇…大哥,原来你会瞬移啊!”魏无羡两眼发光地看着他,指着自己“快,快教教我,说不定哪天我能用上!”。蓝曦臣无奈地笑笑,“不不,我不会,我一凡人哪会这些高深的东西啊。嗯…我想姑娘误会了,跟你们买花的是我弟弟。”  送花的姑娘认真的盯着蓝曦臣看了会后,发现确实和刚刚那位蓝先生有些不同,帮魏无羡把花放好后便离开了。魏无羡看着那束花发呆,花束以魏无羡喜爱的香水百合为主,旁边就只有满天星做陪衬。蓝湛这家伙,真是的。魏无羡无声地勾起了嘴角,心情看起来好了许多。
     “无羡是不是和忘机吵架了?”  蓝曦臣突然开口。“也…不算吧…?”“是吗?那离婚协议是怎么回事?”魏无羡没有回答垂下眼眸,双手在被窝里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大哥是怎么知道的…?”“你告诉我的呀。”蓝曦臣笑道。魏无羡眉头一抽,是了,他怎么忘了蓝曦臣进来时自己!看都没看人就说了那话。“不逗你了。”蓝曦臣敛了笑容,“我看见忘机对着你的照片发呆了。看样子你知道了对吧。”“嗯…知道了。”魏无羡叹了口气,手抚上自己的腹部,“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了。不如早点断了好。”“傻子。”蓝曦臣抬手给个魏无羡一个爆栗“医生只说可能,又没说一定。说没有就没有?你把身体养好了,你没问题,忘机也没问题,我就不信搞不出一个?”魏无羡有些懵地看着蓝曦臣,“哎,无羡啊。有事没事别想那么多。你要是和忘机离婚了,忘机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失去你,还不如让他去死。“好啦。忘机估计也要回来了,那我先走啦。最近晚吟身体不太好,我得回去了。”“嗯??江澄他??”蓝曦臣笑了笑,对他做了个无声的口型,比了比手势。“哎?哎!!真的假的!!我我我!!!”魏无羡从满脸懵逼变成满脸震惊。

       蓝忘机回来的时候天彻底黑了,房间也一片漆黑,魏无羡看来是睡了。这么想着,抬脚走向魏无羡的床边刚坐下时,魏无羡突然一掀被子,用手机电筒给自己打光,“嘿嘿。老实交代。去哪了?”蓝忘机被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吓了一跳。“还没睡?”“没睡,等你回来看东西。”蓝忘机抿了抿唇闷声嗯了声。魏无羡盯着他,发现他好像没什么其他表示的样子,嫌弃地咂舌,手向枕头下方伸去,蓝忘机突然拉住他的手,“魏婴。我们不离婚好吗?”魏无羡感觉到蓝忘机拉着他的手的那只手有些颤抖,蓝忘机的另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绒盒子,单手打开盒子,盒子里是枚戒指,蓝忘机单膝下跪,举着戒指开口,“之前的婚礼办得太匆忙,蜜月我们也没去。都怪我,当你和我提出要离婚的时候,我,我真的慌了,很慌,很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好怕在我上班的时候你会突然离开,然后,然后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蓝忘机说到这儿,声音已经开始有些哽咽了,虽然他们身处黑暗,但魏无羡感觉到蓝忘机的眼眶红了。和你离婚了,忘机也不会好到哪去的。“怪我给你的安全感太少了,怪我老是加班,怪我没尽到当一个丈夫的责任。”怪你什么啊傻子,怪我才对。如果蓝忘机对自己还算不够好的话,那这世界上就没人对魏无羡算好的了。“所以魏婴。”蓝忘机停了下,深呼吸后又开口道“你愿不愿意嫁给我?我们一起去你喜欢的教堂,然后办一个你喜欢的风格和的婚礼,一起去你喜欢的地方度蜜月。”最后和你一起白头到老。
     蓝忘机说完后,房间一片安静,“蓝湛,你这人真是的。”魏无羡轻笑,“你真的…太好了。我真的太喜欢,不,太爱你了。”魏无羡吸了吸鼻子,伸出左手,“喏,蓝先生,我答应你了。”蓝忘机惊喜地从地上猛的站起,踉跄了下,跌坐在床上,双手颤抖地帮魏无羡戴上了戒指。
       蓝忘机把魏无羡拥入怀里,窗外的月光照在相爱的两个人身上。
        今天的月亮真美。魏无羡想。
     

要当爸爸啦!㈩㈤

CP忘羡。√
设定,前文看底下专属tag.
Ooc归我。
没人催我更文,我都变懒了x
最后,明人不说暗话,评论是我想要的。
—————————————————
        蓝曦臣提着保温饭盒穿过走廊,停在走廊末尾的单人病房,抬手敲了敲门,推门而入。
         病房里的人坐在床上认真的看着什么,时不时皱眉,小声呢喃着,听到有人敲门进来,看也没看,开口道“回来啦?离婚协议已经弄好了,你看看有没有要改的,没有的话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了。”
      蓝忘机从蓝曦臣身后窜出,点头道好。
        

             第二天,忘羡两人就去了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  。
             “你们想好了?真的要离婚?”   工作人员问。
            “想好了。离。”魏无羡答,蓝忘机点点头。
            “啪!”印章盖了下去。办完离婚手续后,两人手中的红本变成绿本,意味着两人今后再无瓜葛,魏无羡心情复杂的看着手中的小绿本,叹了口气,瞥瞥嘴,强打起精神笑着跟蓝忘机道了声再见,便转身往民政局的另一边走去。
  
    
   [全文(完]

刺不刺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往下拉,有更加刺激,惊喜,意外。























再拉!!






































逗你的。
才不会让他俩这样。
                                   
                  
    
                

玩下游戏就更文!

真的!!!

还是脑洞。

关于双璧非亲情向。

慎入!!!!

蓝曦臣的猫。

现paro.吧…没确定。

就是。曦臣捡到了只猫。养着养着就有感情了。的故事。

忘机是自己跑进蓝家的。腿部有伤,在仆人快要赶走时捡了回来,刚开始忘机对蓝曦臣各种警惕,蓝曦臣伸手他就挠,蓝曦臣喂他东西他也不吃,后面迫不得已只好硬塞?次数多了忘机也放下警惕心了。放下警惕心后的忘机各种粘着蓝曦臣,蓝曦臣没办法,只好带在身边。家里催婚得紧,蓝曦臣周末都要去相亲,他私心不想让忘机看见,于是他相亲从未带过忘机,结果忘机看到了,很难过,很伤心。于是。喝酒了。再然后。蓝曦臣回家。碰到一个醉到在家门口的人,忘机看见蓝曦臣回来,就抱着他的。大腿不放。然后嘴里一直说我是你家的猫,忘机啊。你不记得我了吗,你这个负心汉,之类的。之后就嗯嗯啊啊了。两人互通心意。(蓝曦臣之前就喜欢忘机。)

最后,蓝曦臣才知道,蓝忘机来报恩。在蓝曦臣很小的时候救过他,他就一直记得蓝曦臣,蓝曦臣大学时两人也见过,咖啡厅里。那时候忘机在咖啡厅里打工,蓝曦臣注意到他了,偷偷暗恋,之后太忙了,就没去过咖啡厅了,就忘记忘机了。于是忘机就来找他了。

完了。




有想看这篇文章和想法吗…?(弱弱的)







记个脑洞。

“田螺姑娘”蓝忘机。

其实和田螺姑娘这个故事差不多。

只不过。

蓝忘机是只。兔子。

蓝忘机受伤,被羡羡捡回家养伤。伤好后想放走忘机,忘机走了又回来了,也是一身伤,但比之前严重多了,羡羡心疼死了。
之后又是养伤,但这次羡羡发现,每次他下班回家后,家里都会被被打扫得干干净净,饭桌上还要热的饭菜,刚开始他以为是江澄请的保姆,后来随口一问,江澄一脸懵逼“我什么时候给你请过保姆??”羡羡发现不对劲了,他就怀疑了,他抱着忘机说“是不是有哪家姑娘对我有意思,不好意思表白啊?”忘机听了,狠狠地踹了一脚他的裆部。后来,羡羡发现是忘机是有一次他给忘机换水,不小心换成了酒,然后羡羡在江家吃饭的时候,接到了家里座机打来的电话,三个,每一次接通了都没人讲话,但是能听到呼吸声。羡羡方了,以为家里进贼了,在江家提了把菜刀回家,回家后发现忘机化成人形坐在沙发上,一脸委屈。羡羡吓了一跳,然后忘机带着哭腔说,我是你的兔子,你不要我了吗?之类的话,然后就开始告诉羡羡自己的心意。然后羡羡被吓到了,然后忘机开始追妻(?)。
之后。就是羡羡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忘机,曦臣哥又来催婚,忘机正好发情。于是。忘羡就开始嗯嗯啊啊了,羡羡在这个过程中告白。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有人想看吗。或者想要这个梗的?
有的话我这两天弄出来(给你)

一个无脑小对话。

魏无羡:蓝湛!我买了南瓜饼!你要吃吗!(边说边往嘴里塞了一个)

蓝忘机:…吃。

魏无羡:来,啊~我喂你

蓝忘机:(看看四周,无人)你先咬一口。

魏无羡:噗,怎么?想吃我口水?

蓝忘机:嗯。

魏无羡:(把南瓜饼整个塞入口中,拉住蓝忘机的衣领,亲上。)好吃吗?

蓝忘机:(嚼嚼)嗯,好吃。

要当爸爸啦!㈩㈣

CP忘羡。√
设定,前文看底下专属tag.
Ooc归我。
最后,明人不说暗话,评论是我想要的。
—————————————————
        第二天早上江厌离和难得休假的江澄提着一早炖好的莲藕排骨汤来看望魏无羡。一进病房门就觉得房内气氛不对。魏无羡还缩在被窝里,大概还在睡, “阿姐。”蓝忘机刚洗漱完见到江澄和江厌离进来朝他们点点头。“忘机,喝碗汤再走吧。”江厌离倒了碗汤递给他,“不了,留给魏婴吧,还有急事先走了。”蓝忘机有些歉意地看着江厌离,握住门把手开门时,又转身回来“阿姐,今天可能要麻烦您照顾下魏婴,晚上我尽早回来。”“都一家人了,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去忙吧,我来照顾阿羡就好。”江厌离点点头,示意他快去上班。
       蓝忘机前脚刚走,江澄就立马往床中间那团抬手一拍,“装什么装!人都走了!起来了起来了起来了。”‘团子’动了动,不情愿地把头伸出来,“江澄你安静点,吵死了。”“哟,看你这眼啊,晚上和蓝湛一起去偷鸡了?哪家的?鸡呢?”“去去去,偷什么鸡,我可是社会五好青年!”魏无羡嫌弃地看着江澄。“好啦好啦。你们两都别闹了。阿羡,来喝杯温水,然后阿澄你带他去洗漱。”
     魏无羡洗漱完毕,乖乖地坐在床上喝着江厌离炖的汤,可是心早就不知道飞哪去了,把肉放嘴里嚼嚼两下又不嚼了就这么含着,江厌离无奈地抬手点点魏无羡的额头示意他快点吃。“阿羡你是不是有心事啊?”江厌离无奈地开口,“啊?没有啊!我好着呢阿姐!”说完就猛喝了两口汤,结果太急被呛到了。“哎,忘机今早的脸色也不太好,他眼下的黑眼圈又重了许多。”江厌离叹气道,“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江厌离的话让魏无羡愣住了。吵架…?不算吧?就是昨晚和他提了下离婚,表示之前是因为孩子而在一起,现在孩子没了,自己身体也不能再有了,不如好聚好散。结果蓝忘机一听就开始有些不知所措,语无伦次地安慰他,然后又说了不管怎样都不会抛弃他之类的话。蓝湛这个人,真是的。
       “阿羡?阿羡?”
      “啊?哎,阿姐咋了?”江厌离的声音把他拉了回神。“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想到什么不好的了?”“没,没有的。”他摇摇头,“那就好,你别乱想些有的没的,这样对身体不好。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和阿姐说说。”江厌离抬手揉了揉魏无羡的发顶,“嗯。”魏无羡垂下眼眸,看着碗里冒着热气的汤应道。

        “忘机?我进来咯?”蓝曦臣轻轻推门进入,看见蓝忘机在对着桌上的照片发着呆,根本没注意到他,看着蓝忘机的神情,想着应该是和魏无羡吵架了吧。“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蓝曦臣走到桌前,抬手在蓝忘机眼前晃晃,蓝忘机一抬眼,发现是自家兄长,便有些慌,随便拿了份东西指着就对蓝曦臣说“抱歉哥,我觉得这个方案不行,这个地方……”“忘机,这个是前两个月的了。”蓝曦臣无奈地打断他,“你有心事。”“…是。”蓝忘机叹了口气,“关于无羡的?”蓝忘机没回答,看来八九不离十了,“说说看?什么事?”“没事。”
蓝曦臣轻笑一声,“你呀,总是把事埋在心里。有时间乱想不如想想怎么哄哄无羡,让他开心点。”蓝忘机抬头呆呆地看着蓝曦臣,蓝曦臣不禁有些无语,抬手在他额头上轻轻一敲“怪不得晚吟嫌弃你‘不食人间烟火’,看我干什么,我能帮你想?自己想,想完了赶紧去!自己媳妇自己把握!别等人跑了又哭着跑回来!”

要当爸爸啦!㈩㈢

CP忘羡。√
设定,前文看底下专属tag.
我怀疑loft对我有意见。
Ooc归我。
最后,明人不说暗话,评论是我想要的。
—————————————————
        虽说答应了蓝忘机要乖乖的,但没过一会魏无羡就坐不住了。太无聊了,刚吃饱又想睡了,不行,要下去坐坐,难得今天天气这样好。魏无羡扶着床头缓缓下床,扶着墙壁颤巍巍地走向门口,门口响起的声音让他即将握住门把的手不禁一顿。
       “哎哎哎,这个病房的病人是哪个啊?可是得了什么病?都没有见过他出来。”
       “你不知道?这个房里的病人好像是小产了,听说好像再也不能育子了。”
        “啊,这么惨的吗?那…”
        “好了好了别说了,快走,在人家门前说这个多不好。”
         这两个声音渐渐远去,魏无羡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脑子里一直重复着那句“再也不能育子了”。怎么会,会这样…不是说以后还会有的吗…这怎么会…怎么会啊!!不,不能哭,蓝湛很快就要回来了,想到这,他一个劲地用衣袖擦眼泪,没想到越擦越多,慢慢地空荡的病房里的小声咽呜变成了号啕大哭。

       蓝忘机回来的时候魏无羡刚睡醒,“回来啦。”魏无羡揉着眼对刚回来的蓝忘机笑道。“嗯,晚上想吃什么?”“umm…想喝猪肺雪梨汤,还有饺子!可我还想吃鸡腿啊…”“嗯。”蓝忘机轻微皱眉,手指抚上魏无羡的眼,蓝忘机的指尖微凉,再加上他舒适的按摩力度,魏无羡心里不得不赞叹一句。
               “你哭过了?”蓝忘机突然开口。
               魏无羡一愣,“啊…啊?没有啊。有什么好哭的。”后面一句他说得很轻,好像是在安慰自己似的,他垂下眼眸,他不敢与蓝忘机对视,害怕他看出些什么。
          晚上蓝忘机夜起经过魏无羡的床时,听到了小小的咽呜声,一开始他以为是错觉,可停住听了几秒后觉得不对劲,是魏婴。他坐到魏无羡的床边,想要掀开魏无羡的被子,可魏无羡死死地压住不让。怪不得今晚江澄来看魏无羡之后,自己把他送下楼时,江澄跟他说今天魏无羡的情绪不太对,叫自己安慰安慰他。是…突然受了什么委屈吗…?还是…还是!他,他知道了…?
           “魏婴。别闷着,对身体不好。”他伸手拍拍,魏无羡把被子掀开坐起喘气,满脸都是泪痕,蓝忘机看着一阵心痛。“蓝湛。你,你早就知道了,对吗。”这是一句肯定句,没有一丝丝的疑问,“…是。”蓝忘机迟疑了一下答到,“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魏无羡抽出身后的枕头,像是用尽全力那般打在蓝忘机的身上,“他们不说就算了,为什么你也不说,为什么!为什么!”蓝忘机一声不吭地接下魏无羡的枕头攻击,“魏婴。”蓝忘机接住他的枕头,“是我让他们不说,我不想…让你太难过…”“可我从别人那里知道我更加难过!”魏无羡痛苦地捂着脸,蓝忘机抬手把他搂进怀里,“不会的不会的,以后我们一定还会有的,一定的。我们先把…”“不。”魏无羡推开蓝忘机,低头深吸一口气,抬头对着蓝忘机扯出难看的笑脸道“蓝忘机。我们,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