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笑雨声烦

请指教

封刀许久,手生了不好

不忍直视的留白xxx

记黄少天一次重感冒

记黄少天的一次重感冒

私设喻黄已经在一起,不过分开睡

刚从浴室洗完热水澡的黄少天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对劲了
怎么个不对劲法?就是感冒的预兆,喉咙有些沙哑,有点鼻塞,还有头晕晕的
在正在细想自己到底有没有感冒的时候,喻文州敲门而入,他手上端着一碗姜汤,
“噢噢噢!!文州!你洗澡洗得好快啊!”黄少天挥了挥手上的毛巾
喻文州有些皱眉的,看了开着的空调的温度,十八度,有看到了刚出浴的黄少天并没有穿好睡衣,只是为了条毛巾包裹着下半身,而且头发还在拼命滴水,喻文州找到遥控器把空调温度调高,然后又抽走黄少天手上的毛巾,把手里的姜汤递给他“赶紧喝了,然后穿好衣服,空调开得这么低不怕感冒吗,别忘了刚刚还淋了雨的”他把黄少天按坐在床上,他开始给他擦干头发
黄少天把碗放到嘴边轻轻的呼气“哇呜,好烫啊,刚出锅的吗,话说文州你喝了吗。嘿嘿我觉得这次出去好好玩啊,特别是淋雨的时候,超爽超赞”他说小心翼翼的啜了一小口的姜汤,然后马上被烫得直吐舌“烫烫烫!!好烫!文州啊,我能不能等它凉了再喝啊?”
“不能,凉了就没有效果了”喻文州停下手上的活,俯下身轻刮了下黄少天的鼻子“乖,慢点喝”
“本少怎么可能会感冒啊!我的身体了健康了,你看我每天都有出去跑……啊嚏...?!”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个喷嚏,“哇哇哇!一定有人在背后骂帅气又可爱的我!啊嚏啊嚏…”说着又来几个。
“哪来的事,你准备要感冒了,头发也干了赶紧穿好衣服,早点休息”喻文州揉了把他的头便走了
“怎么可能感冒嘛,本少这么健康”黄少天也嘟囔着上床了
半夜黄少天是被冷醒的,他在也没多在意,随手关了空调就倒头继续睡,结果两三点的时候开始头痛,他习惯性地喊了声文州,缺发现喉咙已经沙哑得发不出声,抹黑找到正在充电的手机,点开qq,艰难的睁开眼睛打字,他打了
“文州你睡了吗我好难受”
“我头好痛”
后发送过去,之后他撑不住了,睡了过去,但是睡得并不安稳,不断地做梦,翻个身就能感觉到头痛欲裂,无奈又打开了qq,和没睡的人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当然,这个过程他无意短暂的睡过去了几次,头痛的感觉并不好受,再加上后面开始出了冷汗,他闭着眼喃喃着头好痛头好痛
当他再一次醒的时候是被喻文州推醒的,黑暗中看不清喻文州的表情,只看得大概轮廓,挣扎的坐了起来刚准备说话却被喻文州推去洗澡
“赶紧起来洗个澡,把寒气逼出来头就不会痛了,你也真是的,打个电话给我我就能早点过来了,发什么qq啊,我要是不过来看看,你是不是要这样一晚上啊”喻文州一边责怪着他不懂照顾自己一边给他拿好了衣服,把他推进浴室,然后就出去找体温计和药了,当他回来的时候看到黄少天一脸懵外加皱着眉的坐在床边,看起来还有些头痛
“来把药吃了”喻文州把药递给他,然后抬起他的手臂把体温计放入他的腋窝,之后又给他披了件外套。吃过药的黄少天头一歪便靠在了喻文州的肩膀上睡着了,喻文州取出体温计,看了看才放下心来。
把黄少天放到床上躺好,给他揶好被角,心疼的扶了几下他的额头,他不放心,决定今晚守着黄少天,当他快要睡着时,听到了黄少天带着哭腔喊妈妈,头好痛,头好痛。喻文州俯下身亲了亲他的额角,在他耳边轻声说,没事的,睡一觉就好了,乖

END